欢迎来到灵动电脑公司网站
  • QQ:4674979
  • 咨询热线:0595-26003611
    联系方式

      地址:安溪县凤城镇蓝溪国际水晶城8号楼101店面

      电话:0595-26003611

      邮件:4674979#QQ.COM

      网站:www.lddn.com

    侯为贵是谁?侯为贵能救中兴?

    2018-4-27 16:29:12      点击:
    “侯为贵”相信很多朋友都比较陌生,作为老一辈企业家,大家对华为“任正非”耳熟能详,但对于中兴的“侯为贵”多数网友了解的并不多。一直低调行事的侯为贵,最近格外引人关注。这位76岁的中兴通讯创始人,退休两年后再度出山,为身处危机的中兴寻找转机。


    4月16日,美国商务部宣布,因违反美国规定,将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国的中兴通讯销售零部件、商品、软件和技术,时长7年,解禁时间为2025年3月13日。


    据路透社预计,中兴有25%—30%的零部件来自美国供应商,但最为核心的零部件均依赖于美国供应商。不得不说,中兴可能面临有史以来最大的经营危机。而已经退休2年的76岁中兴创始人侯为贵亲自出山,能否救中兴于水火?



    侯为贵是谁?


    侯为贵,男,1942年生,汉族,陕西西安人,毕业于江西南昌大学。当过学霸、做过老师的侯为贵,一直喜欢四平八稳的处事风格,也很少有过激行为,做事永远不紧不慢。


    侯为贵是20世纪80年代创业的新中国第一代企业家,也是解放后国家培养的第一批工程师,首创“国有控股、授权经营”的经营机制。 


    侯为贵曾获“2004年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”、“中国信息产业十大年度经济人物”、“中国十大科技领袖”等荣誉。中兴通讯创始人、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。


    2016年1月7日,75岁的侯为贵打算将执掌30年的中兴通讯交给未来新一届董事会。


    2018年4月18日,中兴通讯创始人侯为贵拖着拉杆箱现身深圳机场的照片,在中兴通讯新老员工的朋友圈疯传,传76岁中兴创始人侯再出山挽救中兴被美国禁购。


    相比华为的任正非,侯为贵要低调许多。这位出生于1942年的企业家,比柳传志还要大两岁,将一个默默无闻的公司打造成全球领先的通信厂商。


    侯为贵原是工程师出身,毕业于南京无线电工业学校,担任过航天691厂技术科长。在1980年代初被派往美国负责技术引进,他说,“当时到了美国等于是到了另外一个星球上”。


    回国后不久,43岁的侯为贵在深圳创办了中兴。而中兴逐渐发展起来的秘诀,在于他抓住了通信市场的三大机遇:CDMA、小灵通和手机。


    1995年,中兴组建了一个只有几个人的小组跟进CDMA项目,刚开始并没有大手笔地投入,而是先进行了前期摸索跟进。直到1998年,等到时机成熟时,中兴才正式成立30多人的研发项目组,并与联通结盟共同开发CDMA。


    侯为贵准确把握市场的能力让中兴得以抓住机遇,及时切入小灵通市场。


    那是2000年,在很多人反对的情况下,侯为贵坚持把小灵通纳入经营范围。2002年底,随着国家政策松动,小灵通的需求突然呈现爆炸性增长,许多厂商措手不及,而中兴则分到一杯羹。


    在全球通讯行业低迷的大环境下,CDMA跟小灵通救活了中兴。2003—2004年,中兴一直保持超40%的营收增长。


    当然,在通信行业,一直吃老本行是行不通的。2002年,随着国产手机市场份额急剧扩大,中兴手机异军突起,进入高速发展阶段。


    之所以选择进入手机市场,侯为贵有两点解释:一是手机市场巨大的增长潜力,二是中兴在相关技术基础和对运营商经营运作的深刻理解。


    2004年,中兴在香港联交所正式挂牌,标志着中国第一家A股上市公司在H股市场成功上市。


    在开拓国外市场上,侯为贵也有自己的一套策略,即“二八定律”,也就是80%的投入在发展中国家,20%在发达国家。


    在他看来,发达国家目前还处于投入多收入少的阶段,随着发达国家订单的增多,对发达国家的投入也会越来越多。


    回看30年,有人评价道,侯为贵带领中兴通讯跨越了诸多时代风口,躲避了一系列发展陷阱,尤其是他机智地带领中兴跳出巨龙、大唐等国企背景企业不断式微的发展轨迹。


    2016年1月,侯为贵宣布退休。然而当他离开后不久,中兴就出事了。


    侯为贵退休2个月后,中兴就面临着美国的制裁。


    2016年3月,美国政府以中兴及其三家关联公司违反美相关出口禁令为由,将中兴列入出口限制名单,限制美国供应商向中兴出口包括芯片在内的美国产品。


    不过, 2017年3月,中兴与美国政府达成和解协议,同意支付约8.9亿美元罚金.除此之外,中兴还签订协议,承诺解雇四名高管,并对35位员工进行处罚。


    因此,针对中兴的3亿美元罚金和为期7年的出口禁令被暂缓执行,中兴与美国供应商的业务恢复正常。


    然而,美国商务部长16日发布声明说,由于中兴通讯公司违反与美国政府去年达成的和解协议,将对该公司执行为期7年的出口禁令。


    2018年4月20日,美国商务部新闻官接受媒体采访称,对中兴的禁售目前无协商空间,要严格地等到7年后才有望重启协商。


    侯为贵能救中兴?


    侯为贵对员工极其温和,对下属也很亲切,和员工沟通,从来不居高临下,更多是一种咨询式的交流:你觉得这个怎么样?你有什么想法?只要不违反规定,什么都可以谈。


    在中兴的历史上,侯为贵一共只免过三位高管,其中有两位还被送到美国去学习。回国后,侯为贵给他们安排了新的工作。


    2016侯为贵退休时,说,“我留给中兴最有价值的并不是账面上的财富,而是经过多年沉淀、并得到全体员工认可的一种企业文化。”


    美国禁购中兴危机后,能否力挽狂澜?


    关于侯为贵能否救中兴于水火,目前谁也说不好,需要结合中美涡旋、中贸摩擦的和解等多方面考量。不过,作为中兴创始人,侯为贵也将尽力调解此事,虽然前路艰险,人们依然寄希望尽快让中兴脱险。


    不少网友表示,侯老爷子出山,中兴加油!古稀之年,还要为中兴为国家而奔波,真乃国之脊梁。


    美国的当头一棒,让中兴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机。4月18日晚,中兴创始人侯为贵拖着行李箱现身机场的照片,在中兴同事圈疯传。76岁的侯为贵走在前面,中兴董事长和CEO跟在后面,一起赶赴远方救火。据说,他周一听到消息后立马出发,一刻没有耽搁。而侯为贵在2016年已经从中兴退休,为中兴工作了30年。


    出生于1941年的侯为贵,是新中国第一代企业家,也是解放后国家培养的第一批工程师。1969年后,他曾先后任航天691厂教师、车间主任、技术科长。691厂当时按时任航天部副部长钱学森的要求,开始跟进研究芯片(即半导体技术)。1980年代初,他被派往美国负责技术引进,5年后,则被派往深圳创办中港合资公司——中兴半导体,也是中兴通讯的前身。


    随着国企市场化改革浪潮翻涌,中兴通讯在1993年启动历史上第一次产权重组,在多方支持下,新组建的企业由两家国有企业控股,另一家民营企业参股运营,在深圳率先组建了“国有控股、授权民营”的混合经济模式,侯为贵被任命为总经理,正式进军电信设备行业。对于当年的改革,侯为贵直言:“我那时候就想,这样搞下去也没有什么发展,一定要转变一下产权关系,必须自主发展。”



    1997年,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成立,并于同年在深交所上市,侯为贵担任总经理,当年合同销售超过10亿元。7年后,中兴通讯成功在香港上市,成为中国第一家A+H上市公司,出任中兴通讯董事长的侯为贵也于当年获评“2004年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”。


    早在1995年,中兴就启动国际化战略,在侯为贵的带领下,成为第一批“走出去”的中国企业。1998年,侯为贵代表公司与PTCL签约,这是当时中兴在海外获得的最大一个“交钥匙”工程项目。他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,国内市场远远不是中兴的目标,国际化将成为公司未来业绩发展的主要增长点。2010年,中兴营业收入超过700亿元,其中一半以上来自国际市场。


    谈到侯为贵,便绕不开任正非,同时业界也有“华为是狼,中兴为牛”一说。业务的高重合性,让双方激烈混战了不少年,竞争最激烈时,双方员工以各种外号来“互骂”。有媒体报道称,华为内部称中兴为“26”(二流),中兴内部称华为“F7”(夫妻)。侯为贵曾总结道,我们跟华为的竞争总体上利大于弊,因为竞争激发了双方员工的热情;更重要的是,20多年的竞争,两家的身体更强了,外国同行反而弱下去了。


    侯为贵几乎没有什么工作以外的爱好,对个人财富的增加也不在意,也有点内向,很少公开接受媒体采访。他曾说:“我不是一个演员,不太擅长场面上的事情,而更愿意脚踏实地从事企业的经营和管理工作”。外界不止一个人这样评价他:“没有他就没有中兴,他的成功就是中兴的成功。”



    2014年,侯为贵提出M-ICT万物移动互联战略,自此一场中兴通讯自上而下的大变革逐步推进。“将来是跨界,颠覆的,万物互联会导致ICT产业深度融合,它不是和谐的,不是风平浪静的。很多将是颠覆性的,企业如果适应不了这种趋势,就会消失、倒闭。”


    2016年4月,执掌中兴通讯30年后,74岁的中兴通讯创始人侯为贵正式退休。随后公布的2015年业绩报显示:中兴全年营收1008亿元,首次突破千亿元规模。也是在2015年,中兴研发投入超百亿,位居全球上市公司前80位、中国前三位,当年前三季度营收位居电信设备行业全球第四,手机销量位居全球第六。退休前,侯为贵曾对媒体表示,卸任后不会再参与公司具体业务,希望卸任后的生活丰富一些。